当电子支付成为政府的业绩指标,狗屁倒灶的怪事就会一直出现


2020-07-09


当电子支付成为政府的业绩指标,狗屁倒灶的怪事就会一直出现
当电子支付成为政府的业绩指标,狗屁倒灶的怪事就会一直出现

赖清德院长一声令下,行政目标从原本金管会的五年电子支付倍增,到上任后的 2025 年行动支付达成 90%,这些推动方式原本立意良善,但实际执行却引发了不断的争议,很像是为了考试而死背,也许分数真的比较好,但是内容却没学会。

嘉义灯会的无现金支付其实是无成效支付

甫闭幕的嘉义灯会,主打「无现金支付」,甚至亚洲硅谷、中小企业处等政府机构还包下一长条的展区,打造无现金支付区。但仔细一看,里面参加的业者,不见街口、欧付宝、Pi、Line Pay 这些一线的支付平台进驻,反倒是以电子票证、中华电信、远传的 Friday 钱包,旗帜插满了全场。

没有主流只有次级玩家也就算了,整个无现金支付区里面,最令人费解的是,不管扭蛋机、啤酒机、卡拉 OK 吧,都需要先换中华电信的 SIM 卡,并安装 APP 才能够使用。原本无现金支付讲求的就是方便,但全世界大概没看过这幺不方便的无现金支付,很显然是为了单一活动而赶鸭子上架所产生的叠床架屋,而不是利用一个场景让消费者去理解和习惯无现金支付的生活,这样推广只会让消费者更不想用罢了。

当然,即使这种土法炼钢的应急措施,还是可以看到台湾人最厉害的创意,例如把投篮机、儿童游戏机装上一台电子票证的感应设备,就变成了无现金应用。整排设备里面,以 OK 超商放置的两台自动贩卖机最为抢眼,完全没有投币孔的确是无现金支付,但也引起了最大的争议,许世杰博士直指机器有问题,甚至还惊动了亚洲硅谷、群信行动数位科技公司策略长卓莹鎗出面缓颊,才让事件落幕。

那为何还是有业者进驻呢?政策使然跟二线业者需要曝光!一线业者要争的是更大的市场,根本没有余力可以去应付这种极度耗费人力的短期活动,更何况又无法增加市佔率。至于成效?嘉义灯会的加持下,嘉义县有成为台湾行动支付的前几名县市吗?

北区国税局为自己的无能开记者会宣传

也不只嘉义灯会,再看财政部为了行动支付的业绩,而推动的小规模营业人租税减免方案,也很荒唐。3 月 20 日,北区国税局局长兴高采烈的跑到了宜兰,视察全台湾第一家申请租税减免的个案,报载目前仅申请四家,北区国税局就佔了两家。

这是很荒唐的事情,国税局辅导民众使用行动支付很好,但在政策开跑一个多月,才有四家申请的状况下,堂堂一个局长,居然不知道检讨,却跑去宜兰视察,还发布新闻稿。不知道北区国税局是想给财政部长加分,还是害部长落马?

连观光局都在 忙着 盲着用补贴政策推电子支付

最后一个例子,当二月六日花莲地震之后,政府急欲重振花莲经济,交通部观光局在三月十六日行文给全台各大银行、电子支付机构,美其名召开加速布建电子支付会议,并且迅速的在三月十九日召开会议,主席观光局副局长陈淑慧决定针对花莲地区,进行「补贴」等相关优惠政策,而非全面性的检讨观光产业该如何落实行动支付。这种揣摩上意而刻意做出来的拍马屁、抢业绩政策,补贴不但很有可能没有成效,最后还浪费一大堆钱。

电子支付当然很重要,也应该推广,但是目前的措施看起来都是政府拿出十元来花掉,却创造不了多出一元的电子支付,但是对的政策应该是政府只花一元,就能创造出十元的电子支付,这幺一来才有机会养成消费者的习惯,也让商家开始愿意主动採用电子支付。

杨金龙总裁表示换新钞成本约达五百亿元之谱,蔡政府也急踩煞车,说目前暂不考虑改版换钞。电子支付是国家长久之大计,可有效的减少钞券、硬币的发行成本。政府官员更应谨慎思考,而非不懂长远规划,而仅操短线求绩效表现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